科学写作的本土努力

大洋新闻 时间: 2008-05-04 来源: 信息时报

  国内不少与国外有版权合作的科普杂志,要么像《新发现》,除了有少数的本土科普作家专栏外,其他绝大多数内容都来自外刊;要么像《人与自然》,有两张脸,一张是属于外刊的,一张是属于本土的,每期来自内外的内容各占一半,但并不能完全融合。合作刊物的好处是有可以直接利用的外刊内容,但现在的问题是国内的合作刊物,包括像《新发现》这类质量上乘、定位高端的,都太依赖外刊,直接拿来的外刊内容确实精良,但总是让人有隔靴搔痒的感觉,毕竟说的不是与切身相关的事,而且长此以往的话,还会造成原创输出遥遥无期,本土科学写作人才的培养不成体系。所以,当看到最新一期《新知客》里对年轻的科普自由撰稿人姬十三和他所在的科普写作小组“松鼠会”的报道时,关心中国原创科普写作的人,估计都会有几分欣喜和期待。

 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经常去姬十三的“脑力劳动”博客逛逛,又从他的博客链接中逛到了其他科普作者的博客上,顺藤摸瓜,发现了一个目前不算庞大但很有力量的新生代科普写作群体。正如《新知客》报道的,姬十三在2007年11月倡议发起,一批年轻的科学写作者组成了一个小团体,其中包括出道很早的资深作者,如刑力达、黄永明、张旭,更多的是对这个行当感兴趣的年轻人。姬十三说,他想让理科青年们看到,除了做研究外,还有另一种选择。姬十三在《新发现》里关于脑神经的专栏是我一直追看的栏目,作为神经科学博士,姬十三常常并不执着于普及严谨的脑神经方面的知识,每次看他的文章,都会觉得有趣。比如最新一期,他谈到幻觉。文章最后他想告诉读者的是,幻觉是大脑的一次“自作主张”,误读了外界送进来的信息或者干脆自己导演出一个想象的世界,所以不妨将幻觉视作人生舞剧的一部分,因为它就是来自我们内在世界本身。也许他的文章本身并没有许多关于脑神经的专业知识,但科学之美他肯定是传播到了,这也是他在接受采访时自述的,“只要是在科学的主题下,让读者觉得科学也是个好玩的事儿,也许就达到传播的目的了”。这是新一代青年科普作者充满个性的写作,无论从视野还是范式上,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套,让人有理由期待中国本土科学写作的未来。

  除了对本土科学作者的关注外,从最近科普杂志的选题中,也可看到它们本土化的努力,比如对奥运科技的关注。《新发现》关心的是奥运年里北京的人与水的关系,其中包括奥运的水质安全、奥运场馆的污水处理系统、密云水库的水资源保护等,这些问题对今日备受缺水困扰的北京城,既是挑战,更是机遇。《新知客》关注的则是奥运开幕当天会不会下雨的气象问题。按照近30年来的历史降水情况,8月8日的降水概率是47%,面对这个尴尬的数字,北京从2002年开始将人工消雨纳入了试验计划,除此之外,奥运期间气象部门的任务重点还在于加强对天气的监测和预警,努力提高预报准确率依旧是气象的永恒主题。科普杂志做奥运主题,自然还是科技的视角,但从中却能看到另一方面——奥运对于北京的城市建设而言,确实是一次难能可贵的契机。

对此文章发表评论

用户名:密码: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