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说粤语学做广东菜芬兰媳妇古村结良缘

大洋新闻 时间: 2014-03-13 来源: 信息时报 作者: 周月

  Sara和丈夫凌镇南订婚时的甜蜜合照。

  开篇语

  走在路上,一个中国男人手挽着一个外国女人,或是一个中国女人偎依着一个外国男人,这样的景象已不罕见。随着中国变得越来越开放,中西方交往愈加频繁,跨国婚姻看上去也让人觉得习以为常。广州的洋媳妇、洋女婿不少,大家经常可以在街头巷尾处看到,从亲朋好友边听到,那么,这些洋媳妇、洋女婿有着怎样的异国恋故事?他们如何融入中国社会?对广州又是如何评价?我们接下来将推出系列报道,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  

  □专题策划 任莉莉

  专题撰文 信息时报记者 周月 专题摄影 信息时报记者 徐敏

  

  长洲岛深井古村的一位芬兰洋媳妇Sara,刚过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妇女节。因为对中国有着浓厚的兴趣和热爱,Sara四年前只身一人来到中国留学,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,并邂逅广州小伙。今年情人节他们喜结连理,领证结婚,定居在深井古村落,Sara也成为这里的第一位洋媳妇。她现在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,也正积极学习粤语,做出落地生根的打算。因为中西文化差异,她与公婆、老公之间的生活曾产生了一些误解,但随着时间推移,大家都在相互磨合并且理解,现在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。

  深井古村中的第一位洋媳妇

  近一年时间,位于长洲岛深井村的村民,经常会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白皮肤的洋女孩出入村落,这个洋女孩就是来自芬兰的Sara Karoliina Jaaksola,大家都叫她“Sara”。目前Sara已正式成为这里的一员,她在今年2月14日正式和古村小伙凌镇南喜结连理,领证结婚。

  据了解,深井村是一个有8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,这么多年以来,从来没有洋人媳妇,Sara是第一个。起初,Sara一来到这里,村民基本都会好奇地看着她,甚至有时候一些年轻人还会吹吹口哨,吸引她的目光。“刚开始蛮不舒服的,大家像看动物那样,现在邻居都认识我了,我也会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。”

  Sara现在和公婆一起住在一个四层的大宅里,她和老公住在三楼。过两个月,他们就会搬到旁边另一栋房子里单独居住,享受二人空间。Sara说 ,她并不习惯和父母住在一起,如果在芬兰,结婚之后还住在父母家,这样的人就会被认为有问题,“一般只有身体有缺陷不能自理的人,才会和父母住在一起”。

  Sara还兴奋地带记者去看她的“新家”,这是一座已经有几十岁的旧宅,红砖白瓦,有开放式的大阳台,院子中有镂空的白墙,显得古色古香。“我觉得这里的格局很有中国味道,老公也喜欢”。Sara称,在没有认识老公以前,她在一本介绍岭南文化的书上就看到过“深井村”,当时觉得这里一定很有历史气息,没想到,自己的后半辈子就生活在这里,“缘分也是很奇妙的东西。”

  年幼和求学时就与中国结缘

  Sara今年26岁,2010年她来到广州求学,一晃四年已经过去。原来,她的求学路十分“曲折”。2006年,Sara高中毕业,但并未考上大学,无奈只能找工作养活自己。她说,在芬兰,过了18岁的孩子就要搬出家中独立生活,并且承担自己的生活费,一般学生都会做一些兼职。“如果高中之后还要靠父母,大家都会认为这个孩子应该是有智力或者生理方面的问题。”

  Sara在工作之余,并没有放弃学习,终于在2008年考取了芬兰的一所大学,主修历史专业,并且有中文课,也是在这里,Sara正式与中文结缘,想来中国的种子,也慢慢在心底里生根发芽。

  但她说,其实和中国的渊源来自她的父母。原来在Sara出生前几年,她的父母生活在北京。母亲在芬兰领事馆工作,父亲过来陪母亲。在Sara年幼的时候,父母常谈论中国的一些事情,父亲对中国的音乐和电影非常感兴趣。Sara坦言,在父母的熏陶下,她只是对北京了解一些,至于广州,她知之甚少。

  Sara告诉记者,在2010年,也就是她上大二的时候,学校有来广州学习交流的机会,来广州大学进修汉语。在2011年,她成功入读中山大学汉语专业,因为语言过关,直接从大三读起,今年Sara正式毕业,目前在考虑申请汉语国际硕士。

  在中国传统家庭观念里,女人要相夫教子,Sara读书不工作,婆家和老公有意见吗?Sara说,老公很支持她继续深造,至于公婆,因为这算是自己的事情,她的观念里,公婆其实无权干涉。现在,其实Sara也会做一些兼职补贴家用,如为中国小孩做英语家教,还在中文堂汉语培训机构做老师。

  老公专门做芬兰汤让她感动

  Sara告诉记者,和老公凌镇南的相识非常有意思。Sara深刻记得,那是2012年12月8日,自己朋友的一个日本朋友当天失恋,所以Sara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去安慰这个日本朋友,大家一起在酒吧里聊天喝酒,凌镇南恰好也在现场,他是这个日本人的朋友。

  两人一见如故,聊了很久。最后这个日本朋友得到大家的安慰后情绪好转,很多朋友就打算回家,但Sara和镇南意犹未尽,其他人陆续离开,两人继续聊天直到深夜。

  初次见面彼此就留下了好感,这让他们的感情迅速发展。在圣诞节,Sara因为生病,而且也非常思念亲人,镇南专门为Sara做了芬兰汤,让她非常感动。“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,不光只是感动,是汤做得太咸了。”Sara笑着说。

  两个人的交往,并没有太多浪漫,但就是老公的这份真挚的情感打动了Sara,也让她忽略文化差异的问题,勇敢地和老公走在了一起。镇南则告诉记者,初次见面聊得很开心,然后觉得她很适合我,“我的感觉告诉我,就是她。”

  老公的担忧

  洋媳妇能否适应中国生活

  镇南说,当父母得知他有一个外国女友时,觉得挺有面子,村里还没有过洋媳妇。后来他们开始慢慢考虑,Sara能否真正适应中国的文化和生活,还有能否在中国找到一份好工作,在中国生存下来。“我有很重要的责任,我要一直在她身边,和她一起,让她适应让她留下来”。

  镇南还称,很多时候他觉得Sara的一些文化、观点、考虑更为理性,更为合理。“很多时候我是为着Sara去说服我父母,而且Sara很在意我父母的想法和感受,比我还在意。”

    谈感情

  “只看重感情,不在乎物质”

  Sara说,在芬兰男女之间谈恋爱,不会在乎物质条件的好坏,只要感觉好了,在一起开心就足够了。Sara坦言,当初她要和镇南在一起时,有朋友专门打电话叫她好好考虑一下,因为镇南是属于农村家庭,物质条件可能没那么优越。但Sara坚定地告诉大家,她并不在乎物质条件和家庭环境,她只看重感情。现在两人在一起生活很快乐,镇南平时工作较忙,但是只要有空,也会帮Sara洗碗做家务,两个人非常恩爱。

  在老公镇南的眼中,Sara有很多优点,简直不知道从哪里数起。“我觉得我能遇上她,是我的运气太好了。”他说,Sara是一个独立、有自己想法的女孩,大方得体,爱恨分明。“她喜欢我弄得帅气一点,但又怕我太吸引眼球。在我眼中她的所有都十分可爱,虽然老气我,有时候真的很气。”

  镇南还称,Sara很有爱心,在家里养了四只猫,又能包容他的孩子气,总给他带来新的视野、看法和观点。“但是她私下里总是欺负我。”镇南苦笑着说。

  谈生活

  “幸好老公不过度关心自己”

  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女性选择嫁给中国男人,因为中国男人更懂得关心妻子,但是过度“关照”,让一些洋媳妇倍感压力。Sara称,在芬兰,因为上学期间大家就比较独立,女性在结婚后也会非常独立,并不依靠丈夫生活。如果丈夫关心妻子太多,比如出门的时候,老公有时要问老婆人在哪里,什么时候回家等,芬兰女人不喜欢。

  “幸好他的思维方式也比较接近西方人,平时对我并不是很上心,但是比芬兰男人更关心自己的老婆。”另外,Sara也有自己的圈子,有空时经常约朋友一起喝咖啡聊天,更多的时间还是呆在家里。她说,她不喜欢逛街,不喜欢买漂亮的衣服,但是对“吃”很感兴趣。“他总是说我把钱都花在吃上啦。”

  Sara表示,虽然现在自己不做饭,但是两个人单独居住的时候,她就要学着做广东菜,也要开始去菜市场买菜,“我老公说他要求低,吃饱就行。”

  谈粤语

  “有时候会觉得对方在生气”

  Sara虽然来广州已经四年,但粤语只能听懂一点。她说,因为语言不通,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。老公一家人以及和亲戚在一起时,都是用粤语聊天,这时Sara就显得非常尴尬,听不懂大家在说什么,根本插不上嘴。吃饭的时候,她就只能默默地吃饭。

  “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,有点尴尬,又有点被孤立的感觉。”另外,粤语的发音问题,特别是一些语气词上扬,给人一种不耐烦的感觉,“让我认为对方生气了,对我不耐烦,这反倒把我惹生气了。”

  镇南则说,他们有时候会吵架,但是有个规定,就是不好心情不能留到第二天,“一般是我先道歉。”镇南本身也是外语专业出身,接受不同的事物能力很强,对于不同的文化,他会尽所能地理解妻子。“文化差异对她来说,比我更辛苦,毕竟这里是中国。”

  谈婆媳

  “婆婆很照顾,把我养胖了”

 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关系,是几乎所有女人都想要打理好的,那就是婆媳关系,对于中国式婆媳关系,Sara有时候也很头痛。

  Sara说,在芬兰两人结婚前后都不会和父母同住,但是中国,尤其是一些传统家庭,结婚后的小夫妻很多都和父母同住的,这一点她确实很难适应,而且婆婆的照顾“太多”,让Sara甚至感到“为难”。例如刚住进来时,婆婆每天都送来很多吃的,每天也做很多饭菜,对她非常客气,Sara难以抵抗婆婆的热情,“都把我养胖了,但真的不需要这样做,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会去做”。

  另外,Sara知道婆婆非常关心她,每次她出门,婆婆都会问她是否回来吃晚饭,也会打电话问她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等等。“这10年来,我自己父母都没这样打电话问我,婆婆这种做法还真让我难接受”。Sara说,“但我慢慢接受了,婆婆毕竟是好意。”

  谈孩子

  “中国教育让孩子压力太大”

  Sara很可爱地对记者说:“我担心以后有了小孩,就很少机会出来玩啦。”对于孩子问题,sara表示,因为芬兰的福利待遇好,小孩日后上大学时,可能考虑送去芬兰读书,“其实我一直不太接受中国的教育方式,小孩的压力太大,芬兰的孩子没有那么多的课业压力和竞争,孩子能够在自由轻松的环境中成长。” 

  “洋眼”看广州

  “喜欢广州的早茶”

  记者:在你的眼中,广州是一个怎样的城市?

  Sara:广州是一个很开放、包容、多元化的城市。有珠江新城这样现代化的地方,也有很多古老又有文化气息的建筑。高档、低端都有,任何东西都可以在广州找得到。

  记者:广州的气候适应吗?灰霾天可以受得住吗?

  Sara:气候还算适应,虽然和家乡的温度相差很大。这灰霾天气,让我感到有点无奈,但还是可以适应。

  记者:对广州的饮食习惯吗?

  Sara:可以接受广东的食物,我更喜欢广州早茶,经常约朋友喝茶,边吃点心边聊天。因为自己不会做广东菜,所以家里都是婆婆做饭,不过我受不了每天都在家里吃,有时候要偷偷和老公出去吃西餐。

  记者:你认为中国好媳妇是什么样子的?

  Sara:其实我的字典里没有“好媳妇”这样的字眼,我觉得只要和老公相处得愉快,就是一个好妻子,我也不会专门去做中国人口中那种“温柔、贤惠、持家有道”的好妻子,我就是按照我的想法来,大家生活得快乐,我就是一个好妻子。